火箭双星频製造错位麻烦 G1打爆爵士双塔

photo (3) 北京时间2018年5月4日,M88明升报道,才刚与雷霆打完生死战,不到一天半后,带著还未恢复的疲惫与来不及备战的赛前规划,又雪上加霜的遭逢主控鲁比欧(Ricky Rubio)据传得缺阵至少10天以上,面对季赛最头痛的大魔王对手休士顿火箭,爵士毫无意外甚至招架之力的输掉首场比赛。 火箭对爵士之难,难在后场两位顶级球星,更难在错位困扰。 以戈贝尔(Rudy Gobert)为现在的建队核心,季后赛也倚赖双塔攻城掠地,但哈登(James Harden)与保罗(Chris Paul)不仅同时联盟助攻榜名列前茅,更是单打得分前两名的球员,并且都大量使用跳投作为进攻手段(哈登跳投接近7成,保罗更接近89%之谱),体现在火箭的团队进攻,因此成就了一组联盟最强错位进攻的双发动机。 无论是提早发动攻势打对手佈阵不及,或透过挡拆掩护形成错位,哈登与保罗都能高效执行把对手大个子拉到外线打到不要不要的策略;尤其在大量采用跳投的情况下(遑论双卫还都擅于后撤步跳投),管你是团队防守再强大的球队,除了包夹都难以协防,一旦包夹,双卫的传球加上一票火箭射手,可能让你受创更重。对爵士而言,于是陷入僵局,原本的中流砥柱彷彿变成了体系罩门。 这样的比赛面貌,正是季赛为什么爵士面对火箭总是惨败的原因,季后赛第一战也一样被这招打到毫无办法可言,双卫拉出双塔运球后跳投的Play,屡见不显,完全可说是首战最具代表性的画面。 光保罗就分别拉出戈贝尔和费佛斯(Derrick Favors)分别投进2记、3记外线,并透过挡拆传出4次助攻;哈登亦分别有2记、1记外线,更多的是错位后切入上篮以及至少4次传给卡佩拉(Clint Capela)禁区得手。 双塔中尤其是戈贝尔,简直整场都被火箭双卫戏耍于内外失据的防守混乱中,而不知是体力亦或者专注力问题,本场戈贝尔打的欲振乏力,更让对手针对性的以双卫+卡佩拉针对痛打。别的不说,上半场打完卡佩拉已是近双十的10分8篮板,而戈贝尔只有靠罚球得到2分3篮板,一个年度最佳防守球员热门候选完全被比下去,爵士赛况怎么不艰难? 戈贝尔的问题不只是防守,进攻端透过绕前、卡位以及轮转防守,趁鲁比欧不在,传不太出高品质球入禁区,戈贝尔几乎无法在油漆区拿到球,而出了油漆区的他进攻拙劣的他就相当好对付,甚至无须包夹他也打不进去(哈登、塔克、卡佩拉都能用下盘顶住),甚至缺了鲁比欧,即使禁区攻坚能力高出一截的费佛斯,也在要不到好球且平时素少打磨禁区进攻情况下,让火箭靠下球后轮转包夹就得以封阻,当防守中枢变成防守罩门,而且进攻端还无力回应发挥身高优势,让爵士整季主打的强点变成弱点,大魔王不是火箭还有谁呢? 如首战前分析所述,围绕著保护戈贝尔与费佛斯上场发挥,或许都会是接下来爵士攸关教练自尊的系列战主要课题,除非情况糟到让史奈德(Quin Snyder)愿意考虑减少戈贝尔,主打一大四小的可能性,但在那之前,推测史奈德还是会希望找出将戈贝尔留在场上的方式。 防守端其实对雷霆系列战,法国高塔已经常被雷霆拉挡拆错位痛打,端靠双塔齐上,让戈贝尔可以不用一直考虑沉退而能追到外线跟防才止血;但首战双塔齐上轮流都被拉到外面痛打,有可能让史奈德兴起放弃双塔念头。 但无论是续用双塔还是一大四小,防守端,爵士都需要做到让火箭后场双卫「不舒服」,首战就算被拉到外围错位,哈登与保罗也真的太舒服了,都可以颇有馀裕的原地运球调整到舒服出手节奏后投射,命中率自然居高不下。 爵士球员需有宁愿贴身并增加对手接球前干扰强度,更多肢体碰撞的觉悟,才有机会降低对手的高命中率,这点盐湖城众将于近日也都表达了类似的观点,要让火箭双卫打得更艰难,而且可能要进一步考虑防守区域的抉择,也许放切不放投,逼迫双卫以三分线以内的方式得分,甚至设定就放他们两位球星于中距离进攻,紧守其他队友,毕竟中距离或上篮都是相对CP值较低的得分手段,而且爵士的团队防守也才有机会奏效。 大家当然都会担心双卫製造犯规的能力,但如果始终带著这般顾虑在防守,那双卫也将能一直在舒服的节奏下打球,低种子之路始终得把对方拖进自己更擅长的防守泥沼之中。 更根本者,爵士同样得思考团队佔位与挡拆防守的方式如何调整,火箭那么擅长错位,而双塔被小打大命中率又是离谱的高,能否尽可能减少火箭製造错位?提升本身进攻命中率、衝抢进攻篮板亦或者提早回防、挡拆尽力不换防,都是可以采取的对策。 诚然,火箭如果只是纸上谈兵变阵就能有效执行的球队,断不可能成为本季龙头与总冠军热门候选,但爵士也只能尽可能保护自己的弱点,奥尼尔(Royce O'Neale)与艾克森(Dante Exum)靠著速度很有魄力地紧盯哈登,首战其实颇有成效,且看爵士能不能想办法把对的防守者放在该守的人身前了。 相较于防守状况,进攻端的爵士,可能更让人烦恼。 鲁比欧一不在,面对季赛防守也高居第4的火箭高强度防守,双塔被废、米契尔(Donovan Mitchell)与英格斯(Joe Ingles)得兼打控球、又少了一个可以持球进攻的球员,米契尔还时常被针对包夹,火箭主要派上大锁级的亚瑞查伺候这位一年级生,季赛至季后赛的进攻套路整个就乱了套。 季后赛的史奈德比起季赛要灵活调度许多,第二战一堆放在冰箱裡的如艾克森、巴克斯(Alec Burks)与内托(Raul Neto)也全数解冻,就是为了扭转现有的僵局。 如果平常倚赖的传导空档出手因鲁比欧不在就当机,爵士只能试图启用更多能持球进攻的球员,也把球打得更快、更多空手跑位(尤其是戈贝尔)、更多小组配合,一方面捣乱火箭原先的防守佈阵,二来才有机会让爵士也出现错位(不会被很快轮转防守包夹的情况下),也才能扭转双塔本来的劣势,然后等鲁比欧的尽快归来! 只是可惜也令人捏把冷汗的是,失去鲁比欧爵士可能针对火箭奏效的组合与打法,都是平常史奈德总教练没在练的,无论是人或者是打法。几位能持球进攻的艾克森、巴克斯与内托,季赛或伤或兵或两者兼备,很少上场;费佛斯本有这能力,但季赛都得让出空间给戈贝尔,进攻排序相当后面,也没在演练战术破解。 更且爵士并不是一支快节奏的球队,所以史奈德就算最后选择不变阵也可以理解(但这些却都是首战下半场爵士为何得以追分的主因),但笔者是认为即便是临时抱佛脚的孤注一掷,都比继续陷入贫攻来的有机会。 米契尔或许是另外一个爵士可以期待的黑暗之光。Kobe有特别针对爵士火箭首战,给了米契尔一些突围的建议,包括:米契尔接球位置不要太远,让火箭容易佈阵以对;队友需要更多帮忙拉开空间的跑位;而且需要更多肢体接触,无论是跑位的米契尔亦或者帮忙掩护的队友,展现出强硬并藉此清出接球空间;同时要懂得藉由本身吸怪能力传球给空档队友,以及勇于製造犯规罚球,并冻结对手反快攻。 这些要点米契尔自己也颇多心有戚戚焉,并且许多也与笔者上述的一些爵士可变阵之处能相结合。 就看无论输赢,爵士在失去鲁比欧的情况下,能否在史奈德运筹帷幄、王牌米契尔率队衝锋陷阵下,找到为双塔扬长补短的变阵方式,先求拉近与名教头、顶尖双后卫领军,王者之师火箭的距离吧!更多热点新闻尽在M88明升http://www.cardsky.net/

发表评论